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娛樂圈餐飲指南 > 第二百零八章 歸來的復仇者
    感謝Marco和石漱目夏的打賞

    二百零六和二百零七章都進去了,嗯,看過《殺生》的應該知道什么原因,正在修改,爭取早日放出來

    ……………………………………………………………………………………

    其實在劇本里,對于這一段的描述還是比較明白通透的。

    第一巴掌最重,打愣了牛結實,也把他的痞氣和霸道給完全激發了出來,他看著她,忽然一笑,是那種發狠的笑,然后狠狠說道:“打嘛……打嘛!打!”

    他抓著她的手扇自己,而她也真的再次下手,但是,越打越輕。

    這個過程很快,但是其實蘊涵著極為復雜的內涵。

    為什么會越來越輕?是因為她被他嚇住了不敢真用力?還是體內催情藥越來越厲害她已經漸漸抵擋不住那升起的欲望?又或者,前一段時間她對他的觀察在她腦中浮現,使得她開始一點點的接受他?

    當然,無論怎樣,巴掌越來越輕,最終那一下,輕輕的停在了他的臉上,再沒離開,與其說那是一巴掌,不如說那是輕輕的撫摸。

    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終于輕輕的吻上了她的唇。

    那一刻,天雷勾動地火。

    ………………

    “哎,你說你演那一段的時候,內心活動是咋樣的啊?嘶……輕點,揉,揉懂嗎?不是讓你按!怎么這么多天了還沒長進啊?”張步凡趴在床上,黃博在后面給他擦藥。

    不是紅花油,就他這傷,紅花油基本沒啥用了,醫院給開的,用法倒是和紅花油差不多。

    “別廢話啊,再廢話我一屁股坐上去。”黃博笑道:“說實話,拍那種戲的時候,我都覺得我有點精神分裂,一方面完全沉浸到角色里面去,我就是牛結實,我一定要睡了面前這個女人,但是另一方面吧,我作為一個演員,還得去演,得把控住這個度,不能真撲上去把人家于男那啥了吧。”

    他又抹了一點藥膏在手上,涂勻了,繼續給張步凡抹藥,同時接著說道:“說實話,我合作的導演也不少了,就數琥子和寧皓倆孫子最特么能折騰人,不過不得不說,被他們這樣折騰的效果也確實好,就這一段,如果換成是拍《斗牛》之前,我真沒自信能拍好,但是經歷了《斗牛》和《無人區》之后,我現在拍起來卻是挺輕松的。所以說演技這個東西,還是得練,不是那種隨便找個電影電視劇去演就叫連練了,角色劇情都得對才行。”

    張步凡趴在那里,若有所思,其實同樣的問題他也想問于男的,沒好意思問……

    后頭黃博笑道:“哎,你現在還有心思想這些呢?佟麗亞后天還是大后天就來了吧?你不想著好好陪陪她么?”

    沒錯,佟麗亞要來了,張步凡這邊《殺生》開拍了有一段時間了,眼見著即將進入5月,而過完年后沒多久就開工的佟麗亞那邊卻正好要殺青了,又得知了張步凡受了傷,急忙的就要過來看望自己的男朋友,心急之下,差點連最后的幾天拍攝都不想參加了,還是張步凡勸住了她,這才忍到了電影殺青。

    “有什么想的,就我這情況,再過個兩三天也好不了,也沒辦法陪她去都城之類的地方玩一玩,就只能在這邊看你這個惡霸為禍鄉里了。”張步凡說道:“正好,讓她跟你們學學,這些年她太重視名氣方面的提升了,演技已經有點拖后腿了。我拿個最佳新人都有些虧心了,總不能到時候讓人吐槽我們倆吧。”

    “嚯,你還管這個呢?”黃博說道。

    “沒辦法,她經紀公司只想著從她身上獲取利益,根本沒想著幫她提升,看看這幾年,她的時間幾乎都被排滿了,而且里面一多半都是爛片爛劇,哪有時間提升啊。”張步凡說道:“她父母也不懂這個,她自己又忙的根本沒空想,那我不管還有誰管啊。”

    黃博笑道:“所以當初我和琥子還有老高就說么,誰要是能娶了你,那算是修了八輩子福氣了。”

    “去你大爺的。”張步凡笑罵。

    佟麗亞還沒到,但是拍攝肯定還是要正常進行的,終于輪到張毅出場了。

    他在電影里的角色牛醫生是很重要的一個角色,但總體來說戲份其實并不算特別多,所以電影開拍了這么久,還一場他的戲都沒有,管琥還特許了他前面這一段時間可以不待在劇組,不過他也是夠敬業,一直就留在了劇組,每天沒拍攝的時候就研究劇本思考自己的角色,有拍攝的時候他就站在遠處觀察,觀察每一個人的表演,有時候也湊到監視器后頭,跟張步凡和文幕野一起看。

    作為導演,管琥其實是比較“專治”的,文幕野雖然膽了個副導演的名頭,實際上基本沒什么事情做,他倒也沒什么怨言,本來就是來學習的。

    第二天,輪到張毅的戲份了。

    這位年紀比張步凡還大幾歲,但缺是個不折不扣的逗比,算是劇組的一大開心果了,但是這一天一大早,他的狀態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人家都是到了現場才化妝換服裝,他卻是直接穿著戲服,也就是那一身黑色中山裝外批一件黑色大風衣從賓館出發了,一路上也沒有逗這個玩那個,全程一句話沒說,且面無表情。

    這樣的一個狀態配上那一張臉,生生就多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來,原本跟他關系比較好的一些工作人員今天也不敢往跟前湊了。

    村里最中心的小樓,村長的辦公場所,牛村長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抽著煙桿,但是今天,這里的核心不是他。

    此時,村里所有比較重要的,或者應該說,跟牛結實仇最深的人都在這里了,他們或坐或站,形成一個半圓,隱隱的將一個人圍在了中間。

    那人背朝著眾人,對著一張桌子不知道在做著什么。

    人群中,有小聲的議論。

    “牛娃子十幾年不見,越長越巴適了。”

    “咋還叫牛娃子,現在要叫他牛醫生嘍。”

    “噗。”忽然一個笑聲不合時宜的響起,卻是來自張步凡的,這個聲音不大,但還是影響到了拍攝,管琥無奈,正準備喊咔,卻見那寫字的身影猛然轉頭,一種極為詭異的目光就投向了張步凡。

    目光看上去很淡然,但又可以從其中看出陰森和被打擾了的憤怒,帶著一股明顯的威壓。

    這一刻張步凡知道,看他的不是張毅了,而是牛醫生,那個出去留學十多年后歸來的,復仇者!
期期20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