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的修煉游戲 > 第一百二十章 暗潮涌動
    廣場上一片死寂。

    眾人失神注視著擂臺上那道烈焰熊熊的身影,一時間恍在夢中,半晌說不出話來。

    還是擔任裁判的老師最先反應過來,瞥了眼神色呆滯的程越,心中暗暗搖頭,旋即揚聲道:

    “林澤獲勝!”

    這句話仿佛落地驚雷一般,一下子將所有人炸醒過來,瞬息間,無數驚呼匯聚成滾滾聲浪,轉眼席卷遍諾大的廣場。

    “贏了?”

    “怎么可能!?”

    “居然連四階靈術師都不是對手!”

    “簡直不可思議!”

    議論聲此起彼伏,就連擂臺上都能聽得一清二楚,林澤卻恍若未覺,緩緩放下魂刀,解除旭日和紅蓮兵甲,轉身離開擂臺。

    “真的贏了!”

    直到林澤回到座位上,陳慕真猶自還有些不敢相信,林澤居然擊敗了身為四階靈術師的程越。

    “還有最后一場。”林澤聳了聳肩。

    說是這樣說,但結果已然注定,連程越都敗在他手上,身為三階靈術師的崔劍平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出預料,片刻后裁判宣布崔劍平棄權,林澤獲得比賽最終勝利,奪得首席之位。

    廣場上響起零零散散的歡呼聲。

    在場絕大多數學員要么屬于傳統派,要么屬于革新派,本以為首席最終一定會在兩個派系之間誕生,沒想到橫地里殺出一個林澤,擊敗了被許以眾望的程越和崔劍平,得到了首席之位,更重要的是首席之位背后所代表的城衛軍統領官職。

    本以為是囊中之物的東西,最終花落他家,換作任何人,此刻心情恐怕都好不到哪兒去。

    尤其以傳統派最為不甘心,理由不言而喻。

    廣場角落,崔劍平嘆了口氣,滿臉蕭瑟,他已經下定決心,回去后就閉關修煉,一定要盡快突破到四階層次,這樣以后對上程越才有抗衡之力。

    至于林澤,他卻是沒了對抗之心,這種天才注定是無法企及的。

    好在林澤向來保持中立,不參與任何派系,倒也不虞會與他產生沖突。

    比賽結束沒過多久,蘇希找到林澤,笑瞇瞇地夸贊勉勵了他一番后,便在眾人拱衛下離去。

    “堂堂學院大比,首席居然連個獎勵都沒有,就只有幾句夸獎。”

    林澤搖搖頭,暗暗腹誹一句。

    然而下一秒,他眼前突然彈出一條信息。

    【恭喜玩家‘烏鴉’達成成就‘學院首席’,獲得20積分】

    他微微一怔,旋即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這還差不多。

    回過神來,林澤發現四周不少人正望著他這邊交頭接耳,干脆帶著陳慕真轉身離開。

    一路上陳慕真都在興奮地述說著林澤在戰斗中的表現,儼然化身成了小迷妹,林澤則是顯得平靜許多,偶爾輕笑著回應一句。

    和陳慕真在門坊分開后,林澤徑直回到舒家府邸,剛來到臥房,便看到尹青和明溪兩人候在門口。

    瞧見林澤到來,兩女連忙迎了上來,欠身行禮,齊聲嫣然笑道:“恭喜殿下!”

    林澤微微一怔:“你們知道大比的結果了?”

    “家主大人派了人去學院候著,只待大比一有結果就立刻飛奔回來匯報,如今這個好消息已經傳遍整個府邸。”尹青解釋道,眼眸中閃耀著崇拜之色,“大家都知道殿下奪得學院的首席之位了。”

    林澤這才恍然。

    明溪繼續道:“家主大人吩咐我們兩人在這里等候,等殿下回來后便告知您到書房會見。”

    “我知道了。”林澤微微頷首,也不進去臥房了,干脆轉身向書房走去。

    離著書房還有數十米遠,他便聞到了陣陣令人口舌生津的清香氣味。

    等來到書房一看,果然又見到舒頌在擺弄糕點。

    說來也是奇怪,身為一家之主,而且還是上級貴族家氏之主,可林澤每次見到舒頌時,后者要么在看書,要么在擺弄食物,像是無所事事的大家閨秀多過一家之主,基本沒見過她在處理事務,偏偏諾大的舒家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條,談不上日漸興盛,但至少沒有衰落的趨勢,讓林澤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他沒有深入探究的打算。

    不管如何,舒頌對他還是十分疼愛的,幾乎有求必應。

    聽到腳步聲,舒頌回過頭,見是林澤,臉上立刻綻放出明媚的笑容,向他招了招手。

    “來得剛剛好,小澤,這可是我親手烹制的糕點,祝賀你奪得學院大比的首席之位,你嘗嘗味道如何?”

    林澤拗不過自家小姨的好意,只好拿起一塊小巧精致的糕點品嘗起來,味道確也不錯。

    一邊看著林澤品嘗糕點,舒頌一邊笑道:“你如今得了學院首席之位,想來用不了多久,王宮里就會頒下就任令,讓你繼任城衛軍統領之位,到時你可就有的忙了。”

    “說起這件事。”

    咽下糕點,林澤順手拿起第二塊,同時問道:“舒姨可否介紹幾個經驗豐富的軍官給我?”

    舒頌柳眉一挑,立刻明白過來:“你想安插心腹進入軍隊?”

    “沒錯。”林澤點點頭。

    按照城衛軍的編制,一軍統領麾下有四千人,規模不小,沒有過相應的統領軍隊的經驗,對軍隊里的人際關系又不熟悉的話,想要完全接管整只軍隊,恐怕要花上不少時間,林澤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統籌整合軍隊上,所以一開始就打定主意,拜托舒頌從其他軍隊調任幾個中級軍官過來幫他。

    舒家和他關系密切,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有他們幫忙,林澤就不用擔心自己被底下的人欺瞞或者架空。

    “這個倒是沒什么問題。”舒頌點頭答應了下來。

    舒家好歹是個大貴族家族,人才濟濟,在軍隊中還算有點勢力,抽調幾個能力出眾的軍官并不難。

    “謝謝舒姨!”

    “自家人客氣什么。”舒頌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旋即面色略微嚴肅下來,“等整合完軍隊,你就打算申請外出剿殺角族?”

    城衛軍除了鎮守外庭外,還肩負著剿殺和清理王庭方圓數里內區域的角族的職責,每隔一段時間,城衛軍就會派出一支統領軍隊外出執行清理任務。

    “沒錯。”林澤點點頭。

    自從發現擊殺角族有成就系列后,他幾乎每隔幾天就去斗技場申請實戰,擊殺角族,一段時間下來,角族的擊殺數量已經達到八百多,距離一千的目標只差一小截。

    不過之后的‘角族屠戮者IV’成就,達成條件就劇增至一萬個角族,單憑擊殺斗技場關押的角族,想要達成成就遙遙無期,最好的方式還是到王庭外面剿殺角族。

    “雖然不知道你為何這么執著擊殺角族,不過王庭外危險重重,可不單單只有角族一種威脅,你可千萬不能焦躁冒進,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才能出去外邊。”舒頌囑咐道。

    “放心吧,舒姨,我知道的。”林澤笑著點頭應道。

    ......

    內庭,一座豪奢的府邸內。

    鐫刻雕花的朱紅大門敞開著,程越低著頭,小心翼翼跨過門檻,腳步不由自主地放輕了幾分。

    身后傳來一陣輕微的聲響,候在門外的美貌女婢已將木門帶上。

    靜默的氣氛降臨至整個書房,許久,才有一陣低沉威嚴的聲音打破沉寂。

    “你輸了。”

    話語平淡無波,然而程越身體卻猛地一顫,腦袋低的越發深了,艱難道:“屬下該死,辜負了殿下的期望!”

    “沒想到我那個不學無術的弟弟,居然有這般實力和天賦,倒是我小瞧了他。”那個聲音沒有理會程越,而是自顧自喃語道,“明明過去二十多年來都一直采取明哲保身的態度,為什么現在突然轉變,真是讓人想不明白。”

    聞言,程越鼓起勇氣,恭聲道:“殿下,屬下之前就這件事問過二殿下,二殿下當時言明他是為了剿殺角族才打算加入軍隊。”

    “這個理由你相信嗎?”

    程越神情一窒,憑心而論,他也不相信這么拙劣的借口。

    只是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通林澤為何突然改變以往置身事外的處事方式,開始修煉靈術并染指軍隊。

    要說林澤有意王位,那也不大可能,他背后的勢力說到底只有舒家,和大殿下、長公主相差不是一星半點,二十多年的發展差距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追上的。

    至于卓越出色的天賦?

    王位之爭從來無法靠個人武力左右!

    “看來我這個弟弟的心思很深,讓人無法猜透。”那聲音頓了頓,繼續道,“城衛軍統領官職不小,等他就任城衛軍統領后,你試著拉攏他一下,能成功最好,失敗的話,也絕不能由著他倒向林雁那邊!”

    “是,殿下!”程越重重應道。

    同樣是內庭,另一座奢華的府邸內,也發生著類似的對話。

    大比結束,不過由此引起的風波猶未停歇。

    林澤奪得首席位置的事,不單單在學院中掀起軒然大波,就連學院之外,都引發了不小的影響。

    只是這些影響便猶如暗河中的潛流,被平靜的表面所掩蓋,不輕易為人所察覺。
期期20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