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蒼玄劍主 > 第119章 小陰山
    楚楓身體朝著旁邊偏移躲避開那道攻擊,隨后手中天荒劍出現,一劍斬出,朝著那黑影擊殺而去。

    那黑影身軀一扭,躲避開了那一劍,隨后朝著黑霧之中遁去,消失不見。

    “小風術。”

    楚楓施展出一道術法,將四周那黑霧吹散,四周沒有任何妖獸的身影,顯然那剛才偷襲自己的妖獸已經逃走了。

    剛才可是十分危險,那妖獸雖然實力大概在先天境中期,但攻擊手段詭異,如果不是他無懼那毒素,恐怕就要死在那妖獸手中了。

    楚楓繼續前行,不過更加的警惕,手里緊緊的握著天荒劍,隨著他不斷的前行,感覺到空氣之中越來越陰寒。

    不遠處,李長河等人追來,他們在之前楚楓被妖獸偷襲之地停了下來。

    司馬朗查看了一下那炸裂開的地方,眼神之中露出驚懼之色,凝重的說道:“這是地冥蛇,我們如今已經踏足天劍山脈外圍的一個禁區范圍內了。”

    “什么?這個該死的混蛋來這里干什么。”

    李長河臉色難看的說道,眼神之中露出一絲懼意,這里可是十分危險詭異,即便是紫府境武者也不愿意輕易踏足此地。

    旁邊一個樣貌清秀的少年,面色沒有絲毫的懼意,淡淡的道:“這小陰山雖然詭異危險,但那是內圍核心區域,在這外圍并不是很危險,在這外圍區域有著一種特殊的靈藥,名叫銀月花,任務殿之中常年有懸賞此花的任務,尋找一株獎勵一百個積分,想必這個楚楓應該接了這個任務。”

    李長河說道:“銀月花只有在月圓之夜才會綻放,也只有在那個時候才能夠采摘,今夜好像就是月圓之夜,看來那個家伙應該是沖著銀月花而來。”

    他進入天劍宗很長時間,任務殿去了很多次,知曉有著這么一個任務,不過因為這里太過詭異,所以從不踏足此地。

    “這里為什么被列為禁區,里面有什么?”

    李長遠疑惑的問道,他剛進入天劍宗,對于這天劍山脈并不是很熟悉,平日里也很少看有關方面的介紹。

    司馬朗解釋道:“這小陰山傳聞是一個邪道巨頭在此隕落而形成的,那個邪道強者修煉的是幽冥之力,他隕落之后他身上的力量散發而出,使得這里化作了幽冥之地,即便是幾百年過去了,那強者的力量依舊沒有消散。”

    “邪道巨頭。”

    李長遠聞言眼神之中露出畏懼之色,能夠被稱之為巨頭必然踏足了天境的強者,實力真是翻江倒海、揮手之間逆轉天地乾坤。

    李長遠問道:“既然是邪道巨頭怎么死在了這里?”

    這里可是隸屬于天劍宗的范圍,邪道強者一旦踏足此地必然會被擊殺,那強者難道是腦子有問題,居然跑到這里來。

    司馬朗搖了搖頭,道:“這我就不是很清楚,傳聞那人好像是來我們天劍宗盜取功法寶物,但被發現,被擊殺于此。”

    ……

    楚楓感到神魂都在顫栗,這天地間的氣息給他一股熟悉的感覺,和落魂林之中的氣息差不多。

    “天應該快黑了。”

    楚楓抬頭望天,之間那茂盛的樹葉遮擋住了天穹,讓他很難分辨出如今是什么時間。

    陰風瑟瑟,風在樹林之中流動發出宛若是鬼哭狼嚎之聲,讓人心生恐懼。

    對于這小陰山,楚楓看過一些書籍,了解關于此地的一些信息,這里曾經是一個邪道強者隕落之地,那個邪道強者修為通天,因而即便是身死,依舊散發出強大的力量,將這一方天地化作陰山。

    當初這小陰山初形的時候,即便是普通的天境存在也是無法輕易的靠近,衍輪境強者進入此地也是有來無回。

    幾百年歲月變遷,這小陰山之中的力量消耗不少,如今除了內圍核心區域還有些危險,在這外圍區域沒有太大的危險,否則他楚楓也不趕來此。

    小陰山另一邊,有七八個身穿黑袍的身影朝著核心區域走去,他們身上沒有絲毫的氣息波動,仿佛和昏暗的世界融為一體。

    山林之中生活在此地的妖獸目光看到了那七八個人影轉身急忙的逃離,因為他感受到這些人的可怕。

    一道黑霧從其中一個黑袍人身上散發而出,朝著那先天境后期的妖獸而去,黑霧將那妖獸包裹,在那黑霧之中有著咀嚼聲音發出,很快黑霧返回那黑袍人身上,至于那妖獸消失不見,沒有留下一滴血。

    “這些妖獸常年在此,吸收了陰冥之力發生了變異,味道十分的不錯。”

    那個黑袍人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陰森森的說道。

    領頭的黑袍人那蒼白沒有血色的臉露出一絲不悅之色,聲音冰冷的道:“不要私自行動,這里距離天劍宗宗門很近,這一次行動絕對不能夠有絲毫的差錯。”

    “是。”那黑袍人聞言頓時臉上露出畏懼之色,急忙的說道。

    不遠處,一只黑色的小身影趴在樹上,目光看了一眼這一邊,隨即閉上眼睛,沒有絲毫的氣息波動,那些黑袍人沒有發現暗中有著身影看向他們。

    ……

    黑夜降臨,天穹之上星光璀璨、明月皎潔。

    楚楓行走在黑暗的山林之中,朝著那散發著光芒的地方走去,很快來到了幾株銀色的花朵在綻放,花朵上散發著銀色的光輝,看起來十分的圣潔。

    “銀月花,吸收月之精華,不僅僅好看,而且還蘊含著十分精純的力量。”

    楚楓看著眼前十幾朵銀月花,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沒有想到自己運氣居然這么好,一次性遇到了如此多的銀月花。

    一株銀月花價值一百積分,而眼前有著十三朵銀月花,價值達到了一千三百積分,想想就讓人感到興奮。

    天穹之上月光垂落,宛若是一條銀河一般,從九天降落,來到了這小陰山,小陰山之中不斷的有著銀色的花朵綻放,吸收那璀璨的月光。

    在小陰山核心之地,有著一個干尸,在那干尸頭顱之上有著一把銀色的劍插在上面,那銀色的劍吸收九天之上垂落的月光,散發著璀璨的光輝,不斷的有著黑色陰寒之氣從那干尸之中散發而出。

    八個黑袍人來到了這里,目光看向那干尸眼神之中露出敬畏之色,看到那銀色的劍眼神之中露出畏懼之色。

    “陰冥法王,修煉陰冥之道,神魂可以說不死不滅,即便是那些強大的強者也無法將其擊殺,只能夠封印在此,借助天地之力,將其慢慢的磨滅。”

    領頭的黑袍人目光看向眼前的干尸喃喃的說道。

    黑袍人伸出手,朝著前方而去,當他的手即將觸碰那銀色劍散發的銀色光輝之時,手臂如同冰雪一般要融化消失。

    黑袍人急忙的將手收回,看了一眼被灼傷的手,隨后目光看向那銀色的劍,眼神之中的畏懼更甚,道:“此劍在這百年來吸收日月精華,不僅沒有變弱,如今更加的可怕,僅僅是散發出的氣息就如此的可怕。”

    “這劍這么厲害,而且看起來克制我們,我們如何奪取陰冥法王的尸身?”

    其中一個黑袍人詢問道,他們本以為幾百年過去,封印會松動很多,如今看來根本不是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封印不僅僅沒有松動,反而是越加的可怕。

    “布下遮天大陣,斷絕這劍和天地的聯系,這把劍雖然厲害,但畢竟無人掌控,我們之后慢慢的消耗,應該可以將劍中的力量消耗掉。”

    領頭的黑袍人說道,手中出現一個圓盤而九個旗幟,將其中七個旗幟分別交給其他人,他雙手打出一道道印記,頓時那個圓盤散發出璀璨的光輝。

    那圓盤懸浮于空中,很快來到了那尸體之上,領頭的黑袍人身前浮現兩根旗幟,每一根旗幟上都有著一道道玄妙的紋路。

    這圓盤是陣盤,上面銘刻著陣法,將其激發,就可以瞬間啟動陣法,十分的方便,這些旗幟是陣旗,可以用來布陣,也可以用來控陣。

    陣法啟動頓時遮天蔽日,阻擋住了天穹之上日月精華,那銀色的劍宛若是失去了力量源泉,光芒變得暗淡不少,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光芒越發的暗淡。

    “成了。”

    領頭的黑袍人看到那銀色的劍氣息變弱,蒼白的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他來此是為了陰冥法王的尸身,如果可以得到陰冥法王體內的力量,他可以得到蛻變,修為一日千里。

    ……

    楚楓滿臉笑容,笑的合不攏嘴,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他尋找到七八十株銀月花,價值七八千積分,原本他以為自己想要賺取六萬積分很難,如今看來只是在這尋找銀月花就可以輕松獲的。

    遠處,李長河等人臉上露出狂喜之色,他們雖然沒有尋找到楚楓的蹤跡,但一路走來他們搜尋了不少銀月花,這銀月花一株價值一百積分,他們十幾個人一個時辰內,一共尋找到一百多朵的銀月花。

    “吱吱。”

    趴在司馬朗肩膀上的碧眼青鼠發出聲音,指著遠處的方向,眾人朝著遠處而去,很快發現有著二十多朵銀月花綻放,璀璨的光芒讓四周宛若是白晝一般。
期期20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