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命清風賒酒來 > 149.初衷
    蘇澈的劍很快。

    但在剛出鞘七寸,便被迫收劍,抬劍去擋。

    因為眼前紅線襲來,針針寒芒撲面,似是飛霜。

    蘇澈手中劍轉如風車,隨即一收,劍氣炸開,漫天紅線碎斷如雨。

    劍在眼前,他握劍柄,鏘然拔出。

    玉書一笑,右手回扯,四下寒光更甚,竟是連動先前針線,像是成網。

    原來在他指上一直纏繞著一根紅線,只要這根線不斷,那哪怕是先前斷掉的針線,也都可以再次扯動聯系起來。

    蘇澈瞇眼,一劍斬出。

    紅線扯動,仿佛收網一般。

    無數針線刺來,破空聲里,劍氣森然。

    蘇澈心知這是對方所悟的觀潮劍氣,當然不敢大意。

    叮叮叮,沉影劍揮動起落,晦暗之中只有幽芒閃過,劍氣紛紛潰散。

    玉書手中針線扯斷,他同樣看清了眼前驟然逼近的身影。

    蘇澈眼眸平靜,這一劍刺出,迅如疾電。

    “你竟不留手?”驀地,他聽眼前人如此說道。

    語氣似笑,微帶自嘲泛著苦意。

    蘇澈心中一顫,手動了動,刺出的劍便慢了。

    噗!

    他的瞳孔一下放大。

    晦暗的此間,一根鮮紅的絲線穿透了他的左肩,針線在后背別開。

    蘇澈有些難以置信地低頭看了眼,青衫上,鮮血緩緩洇出來。

    面前,玉書右手食中二指纏繞一段紅線,臉帶淺笑。

    蘇澈揮劍將紅線斬斷,腳下踉蹌站定,兀是覺得荒唐。

    “你...”

    “我就是這么不擇手段。”玉書說道。

    蘇澈眉頭自始至終都未舒展過,此時聽了,更是牽動舊傷,忍不住咳嗽起來。

    “傷還沒好,就敢過來?”玉書看著他,手指一松,紅線落地。

    蘇澈搖搖頭,以劍柄在左肩下點了幾下,然后抬手,劍指對面。

    他沒有說話,可此時動作,已然說明一切。

    玉書抿嘴,眸光略沉。

    一陣輕風吹過,帶來地下的潮濕,以及風中些許硝火的味道。

    下一瞬,兩人同時有了動作。

    玉書閃身,屈指連彈。

    蘇澈揮劍,斬出數道劍氣。

    同樣的觀潮劍氣,不同的劍意,在兩人之間轟然對撞。

    房頂一下破了個大洞。

    玉書已經閃身掠向了另一處房頂。

    蘇澈施輕功追來,長劍在手,驟然劈落。

    他這一劍舉輕若重,看似輕緩,卻好似掌中擲山一般。

    玉書自是不敢硬接,腳步一滑,便朝后退去。

    可蘇澈劍步一起,挺身而上,手中沉影變落為撩,劍氣揮出之際,陡然平直為刺,就這么直直追去。

    玉書左臂無法動作,此時右手并劍指斬出,劍氣如竹林過風,呼嘯似深秋夜雨。

    蕭瑟肅殺,劍意撲面。

    蘇澈雙眼不由瞇了下,他面臨劍意而一下有感,似能覺出其中孤苦寂寥,又有塵事如潮之倉皇。

    讓人心頭不免發堵。

    并非同情,而是一種彼此心知的感慨。

    可哪怕如此,蘇澈依舊不會放下手中的劍。

    沉影刺出,在火光晦暗的此間,好似刺破黑暗,于那一場秋來夜雨里,看到了孤身在檐下的那人。

    竹與芭蕉聲瀟瀟,回廊風急,清絕如玉。

    這一劍,便如一道霹靂,斬破夜色。

    一聲悶哼,長劍入體,那人抬手,一把抓住劍身。

    兩人,一個在退,一個在進。

    自房頂踩落,掉于巷中。

    玉書一下靠在墻上,眼中閃過痛苦之色。

    蘇澈面容冷峻,只是薄唇抿緊。

    血從沉影刺中的肩胛滑落,綢衫沾濕。

    玉書右手死死握著劍身,血從手上滴落,殷紅一片。

    蘇澈盡收眼底,他甚至能感覺到從劍上傳來的力道。

    他現在,完全可以將對方的手指斬斷,或是如此距離之下,以劍氣重創眼前之人。

    但偏偏,在于對方相視之后,他沉默了。

    是下不去手么?他想著。

    “你還在等什么?”玉書輕聲道,“你贏了,動手吧。”

    蘇澈看著他,看著他因用力握劍,而發白的指節,血流不止,其中疼痛自是可想而知。

    “你還可以回頭。”蘇澈說道。

    玉書笑了,“回頭?”

    “對。”

    “現在?”

    “是。”

    玉書哈哈大笑,透著幾分豪邁,“現在這個時候,你竟還想要我回頭?”

    他猛地上前,湊上來。

    蘇澈下意識退后一步,長劍未曾朝前遞出。

    “你是傻了么?”玉書語氣逼迫道。

    “我不想殺你。”蘇澈說道:“咱們自幼一起長大,我不喜歡練武,是你說以后要仗劍江湖,要我好生修行。”

    “可為什么,你好像都忘了一樣。”他的神情、語氣都帶著難過,“我不相信,記憶里的那個人,就算千難萬難,他都不會改變初衷,他從未放棄過。”

    “玉書。”蘇澈看著眼前之人,滿是認真,甚至帶著希冀和渴求,“現在的你,并不是你真正想做的,對么?”

    聽了他的話,玉書的神情似乎有些猶豫,“我...”

    蘇澈眼中浸淚,笑著,他能感覺到,劍身上的力道松懈了下來。

    面前的人,放下了手。

    蘇澈同樣松了口氣,帶著欣喜。

    玉書也是笑了笑。

    下一刻,帶血的手掌一下刺進了蘇澈的左胸!

    在他有動作的時候,蘇澈已是有了反應,只不過仍是慢了一絲。

    如遭雷擊一般,蘇澈張口吐血,握劍的手卻早就松了,此時牢牢抓住眼前人的手腕。

    他的手腕很涼,卻緊繃。

    蘇澈開始后退,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失望。

    玉書嘴角溢血,眼眸低沉,左肩輕抖,沉影便掉在了地上。

    他朝前走著,猛地將眼前之人抵在了墻上。

    兩人相隔咫尺,彼此能感受到對方因傷重而粗重的呼吸。

    巷中沒有朦朧的火光,有的只是黑暗。

    四下里有輕微的風聲,外面的一切仿佛都在遠離。

    他們的氣機都變得微弱,卻倔強。

    “你不問我,為什么嗎?”玉書微微抬頭,迎著面前這人失望的眼神。

    蘇澈嘴里只有血,沒有話。

    他本是想說什么,卻又一句話也不想說了。

    而看著他眼中的失望,不知怎的,玉書心中竟有幾分痛意。

    并且,痛意在加劇。

    “我這是要為他報仇!”他在心中不斷這么告訴自己,告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而在他如此掙扎的時候,蘇澈垂落的左手,卻在慢慢抬起。

    等玉書發覺的時候,已經晚了。

    蘇澈并指,點在了玉書的胸前。

    他已經沒有氣力使出劍氣,只是尋常點穴。

    可這一下,蘇澈卻愣住了。
期期20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