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山溝知萬界 > 第414章 大慶皇朝6
    ‘天子劍’的出現,加之炎軍的強勢表現,一下讓現場氣氛變得詭異,甚至連兩位皇子一時都被鎮住。

    炎軍覺得挺無聊的,還想著找地方多住一晚,明早買點土特產再走呢!讓他們這樣一鬧,計劃都全讓打亂。

    門外越來越多的官兵在聚集。

    在兩位皇子面前動刀動劍,還是天子劍,這可不是什么小事,是要死人的。

    青樓里的客人都很‘方’,這不是他們可以摻和的事情,甚至連看都不能看。但二皇子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士兵已將大門堵死,走不了。

    不過二皇子此時已經閉嘴,他感覺此事有些棘手,不想摻和。

    太子卻不得不出面主持,此事不僅事關他的顏面,更事關皇家尊嚴,事關帝王權威。

    “最后再問一次,這劍你那里來的?”太子沉聲問。

    “你父皇給的,你信嗎?”炎軍笑問。

    “……一派胡言!開國至今,我朝只制作三把天子劍,一把太祖皇帝殺匪時損壞,第二把父皇給了紙鳶神,最后一把就在宮中,三把都是用玄鐵打造,從未有過你手中這樣的形態!”太子冷聲道。

    “紙鳶神?”炎軍嘀咕一聲,對這個名字不是很喜歡,一點不威武,有一種野神的感覺。事實上,大慶皇朝的宗教并不認可他這個神祇,說是野神也沒錯。

    聽見他這聲嘀咕,二皇子眼神一縮。

    太子也眉頭大皺,沉聲問:“你和紙鳶神到底有什么關系?”

    敵意!

    如果沒有這個所謂的紙鳶神,當今圣上的身體就不會垮!二皇子也不敢挑釁他的太子權威,也不會有所謂的皇位之爭,父皇也不會放任二皇子胡來,甚至指染軍權。

    如果讓他坐上皇位,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砸了神壇。

    炎軍認真想了想,才說:“我是紙鳶神使,受神之托,特來大慶看望陛下,助陛下恢復圣體。”

    他無意插手其他破事,也不想改變文明進度,但皇帝拿了他扔的書亂修煉,搞成現在的樣子,還是有些過意不去。離開之前過去看望一下,看能不能救得回來,良心也好受一些。

    紙鳶神使……

    整個青樓嘩然了一下。

    而皇子和太子更是眉頭緊皺。

    “天子劍根本不是這個樣子!”太子質疑。

    “只不過是加入了一塊龍鱗重新鍛造而已,不足為道。”炎軍無所謂道。

    龍鱗?

    嘶……

    現場的人倒吸一口涼氣,是了,不然也不會這么鋒利和堅硬,簡直削鐵如泥!這是神仙之劍吧?

    太子本想呵斥大膽!龍是大慶皇朝的國姓,也是天子象征,炎軍這話有些反動。

    但他一時被嚇住了,沒敢斥出聲來。

    “……妖言惑眾!”太子冷哼,眼中的敵意根本藏不住,“陛下又豈是隨便什么人能見的?這劍已經變了模樣,不可行駛天子劍的權力,你如何證實自己的身份?”

    “你要如何證實?”炎軍反問。

    “既是神使,想來擁有神通,給大家表演一個吧!”太子道。

    青樓里的人此時既是害怕,又很期待。

    神通?炎軍還真不會。但搞一些事情出來糊弄一下不成問題,順便教訓一下這個盛氣凌人的太子!

    手中龍鱗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從太子臉上擦過。

    龍鱗劍自己跑回炎軍手上,太子的頭發也從空中飄然落地,臉上還多了一道劃痕,血絲越滲越多。

    “嘩……”

    所有人都驚了一聲,然后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畢竟炎軍的動作太嚇人,這等于刺殺太子。

    太子感覺臉上有恙,伸手一摸,腥的血。臉上勃然大怒,這人好大的膽子!

    但他還是生生的克制了下來,剛才如果這人要他的命,根本沒人可以護住他。那些護衛也是后知后覺,此時才擋在太子面前,盯著炎軍大為警惕。

    二皇子那邊的護衛也急急忙忙的攔在前面。

    太子此時很怒,怒火滔天,但愣是不敢提及,只沉聲問:“你真能治療父皇?”

    “不知道,要看過。”炎軍又不是醫生,對這位陛下的情況也一無所知,能不能救,沒法打包票。

    聽他這么說,太子反而更相信了些,猶豫了一會,正想要答應。

    “紙鳶神是邪神,觀這位神使的放蕩言行,也是一點不守禮制。陛下之病,全因紙鳶神而起,如今這位神使又公然傷害太子,簡直是大不敬,又如何能給陛下引薦!”一位宗教服飾打扮的老者走入青樓來。

    “拜見天師!”

    二皇子率眾人行禮,青樓里的平頭老百姓直接跪了下來。

    炎軍皺眉,遇到同行了?呸!他才不是神棍!

    這位老者緩緩向眾人回禮,然后看向炎軍,審視半刻,只道:“妖人也!”

    炎軍臉色一黑,你全家都是人妖!

    不過青樓里的人對這位天師卻十分信服,雖然隔著蠻遠的,但還是紛紛遠離炎軍,好像他身上有毒一樣。

    人們指指點點,只差用臭雞蛋砸炎軍身上。

    唯獨太子眉頭輕皺,這位天師地位很高,但已經投靠二皇子,該死的神棍!等他坐上皇位,就把這些毒瘤血洗一遍,牛鬼蛇神也敢涉政。

    不過眼下他并不敢公然反駁天師,不然民間的牛鬼蛇神都會將太子魔鬼化……面對二皇子的攻勢,太子心底一陣無力。

    “紙鳶邪神禍國亂民,動搖大慶皇朝之江山社稷,人人得而誅之!”天師嚴肅道,雖說是在青樓,卻仿佛在進行一場嚴肅的宣判儀式。

    “誅之!”

    “誅之!”

    也不知誰起的頭,青樓里的客人、士兵紛紛跟著揮手大喊,怒目瞪著炎軍。

    天師的權威,加上這樣一個氣氛之下,炎軍是邪神的罪名怕是已經洗不清。接下來只需天師一聲號令,甚至不需兩位皇子下令,青樓里的人就會動手將炎軍打殘。

    愚昧!

    “你說,我能不能取你首級之后安然離開?”炎軍突然開口,這個氣氛下,他怕是只能離開,但就這樣灰溜溜的走,他很不爽,得給這位天師一個教訓,比如把他的腦袋切下。
期期20码中特